欢迎来到婚育网-健康怀孕育儿教育母婴新闻资讯平台

微信
手机版
网站地图

家长是有多矛盾,才一边怼老师,一边呼唤戒尺?

2019-08-13 17:12:30栏目 : 教育资讯围观 : 11次

真心爸妈在悟空问答回答了一个问题:把戒尺还给老师,你赞成还是反对?

我们的回答是反对,并简单说了反对的原因,大意是社会和文明都需要进步,体罚是落后的教育手段,肉体或者精神的惩罚无法激发学生积极的动机,真正好的教育,应该以尊重人格为基础。

这篇回答出来,收获了我们写头条号和头条问答以来最尖锐的一大波评论,而且留下评论的大部分读者,都认为应该把戒尺还给老师,说是,教育就得有惩罚,你现在不让老师管孩子,将来社会会替你管,老祖宗用戒尺都用了几千年,祖宗家法,自然是有道理的。

从留言的语气看,有家长,也有老师。

真心爸妈不是教师,只是普通家长,所以对于中小学老师在教育学生上,到底有多大困难,确实是一无所知。

不过就我们有限的做学生的经历,未曾亲见过任何一位老师依赖戒尺和惩罚来教育学生,有80后说,“谁不是被老师打大的?”这就奇怪了,连我们这样在乡村、小镇和县城完成中小学教育的70后,都不是被老师打大的,真的是有很多人是被老师打大的吗?

我在多篇文章里都写过,我尊重甚至崇敬老师,无论是我自己的的老师,还是我孩子的老师,我甚至还认为,老师和医生一样,都是特别需要勇气、特别值得钦佩的职业。

但我无法尊敬认为必须持有戒尺才能教育学生的老师,父母依靠打骂来教育孩子,是父母的无能,老师需要靠戒尺来教育学生,是老师的无能,哪怕戒尺在古代,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师道尊严,而且戒尺带来的,确实也只是轻微的体罚。

为什么一根明明已经废止几十年的小小戒尺,如此触动老师的神经?这让我有点不得其解。

同样让人奇怪的,还有家长们的态度。

以前遇到的情况,大多是家长不满老师,有人觉得自家孩子老师水平不足,有人觉得自家孩子老师对孩子不公平,有人觉得老师留作业太多,有人觉得老师在家长微信群里语气不好,总之是怼老师的多,挺老师的少。我还因为在文章中经常挺老师,而被家长留言批评。

这次戒尺问题的留言,却让人大是奇怪:

连老师在微信群里语气不好都要恨不得和老师吵上一架的家长们,为什么突然倒戈,成了戒尺的拥趸?难道如果老师用戒尺打红了你家孩子的手心,你就真不会想“去教育局告他”了?

小小一根戒尺,是如何扎上了家长和老师的心?这问题,我想了好多天,都没想明白。

后来和一个朋友聊起我对学校教育的态度,我说我对老师和学校教育的态度,都相当温和,不怼老师,也不骂学校,是因为我相信,学校和老师很重要,但不是那种压倒性的重要,如果父母在孩子的教育上有良好的理念、适当的方法,投入足够的心力,并不需要依赖学校和老师来把你孩子塑造成什么样的人。我希望孩子教育成人格独立、能对自己负责、有学习能力且乐于学习的人,这样的事,我能做到。

说到这里,对于戒尺问题,我突然就悟了——部分老师希望拥有戒尺,部分家长希望把戒尺还给老师,恐怕都源于一个误解,他们认为,学校和老师,如果能获得足够的授权,能放胆、放手去教育学生,就能把学生无论拥有什么样家庭教育的学生,教育得成人、成材。

这恐怕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。真正能塑造孩子的,只能是家庭,而不是学校,家庭教育重人格,学校教育重知识,一个家庭教育有问题的孩子,无论老师如何努力,恐怕都无法让他发生真正的改变,寄希望于学校教育能为自己教出一个理想的孩子的家长,恐怕也永远无法真的收获到一个理想的孩子。

但恰恰是这种不切实的幻想,造成了部分家长对学校寄予过高希望。

人们择校——人们从幼儿园起,就关心择校,到孩子上小学,宁愿超出自己的负担能力,也要去买学区房,以让孩子获得一个好小学的入学席位,孩子上了小学,又要花费六年的时间,去上各种补习班、课外班,以求小升初时,能有机会进到名校。

人们怼老师——盯着老师的一举一动,甚至老师一时粗心判错一道作业题,家长都认为,”老师如此不负责任,会影响我孩子的一生”。

人们骂学校、骂教育——遇到任何问题,都能把学校教育的问题当成靶子,哪怕是自家孩子上课不能认真听讲,都能扯上是“应试教育”害了孩子。

这样的心态,让任何事关学校、事关老师、事关教育的问题,都能成为家长们的“扎心”问题,而且认为,学校和老师应该完全符合自己的理想,要随着自己的指挥棒来走——我认为老师应该尊重孩子,那么老师在微信群里晒学生成绩就是不对的,我认为你应该严格管教我的孩子,那么你就得有勇气拿起戒尺——却完全忘了,如果老师真的拿起戒尺打了你家孩子一个手板,你又是第一个冲出来号称要上教育局告他的人!

这般焦虑,又这般矛盾,恰恰暴露出家长自己对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各自责任和功能的误解,以及对自己通过良好的家庭教育帮孩子健康成长的不自信。

再来说老师。部分老师希望能拥有戒尺,一定程度上,是被家长对学校教育的过度依赖给传染了,然后也误以为,如果自己得到充分授权,就能承担起把所有的孩子教育成人、成材的责任。

恕真心爸妈直言,这恐怕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如古代师生那样朝夕相处、同行同止,或许能深刻地影响到学生的人格和三观,但是在现代教育制度下,一位老师能真正影响到孩子的人格,恐怕机会及其渺茫——那些已经获得了良好的家庭教育的孩子,不需要老师施以戒尺,而那些家庭教育原本不足的孩子,即便老师拥有戒尺,能惩戒出的,恐怕也是对立甚至仇恨,而不是孩子内心的积极动机。

分析到这里,对于“把戒尺还给老师,你赞成还是反对?”我们还是同样的态度:

我会要求自己成为有能力教养孩子“成人”的家长,而不会强人所难,把戒尺教给老师,请他帮忙打出一个我自己都教育不出的好孩子。

展开剩余内容

分享到:

猜你喜欢

热门标签